零漆 Sylvia

坐标妖都(蓝雨主场)✅
叫零漆的07
可能会发发图 大概是coser✅
偶尔吐吐写写文 无文笔可言✅
CP吃得杂,介意慎✅
无聊没事干时看看就好✅
❤️有幸遇到你,最珍贵的你❤️

【夏尚】After Spring(Chapter3)

原作:High☆Speed!
⚠️注意事项
·主cp:桐岛夏也x芹沢尚,有点旭x郁弥
·时间定为高中👉大学(实际大多数时间都是大学),有捏造(and ooc?
·夏也 体校游泳专业/尚 心理学专业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麻烦指出,靴靴~

Chapter1-2:http://cunyu07.lofter.com/post/1d9486e1_10c5e2ce

—————————————————————

Chapter 3.
午饭是在一家能看到海的餐厅吃的,咸咸的海风吹得檐下的风铃叮当响,夏也还记得国中二年级时他们游泳部曾在这家店办过庆功宴。
吃过饭和尚告别后,夏也独自走在去往SC的路上。

岸上的人们接连跳入水中,跳水声不断回荡在泳池中,让人分辨不清到底是真的水声还是回音;被激起的水花打在泳池边的岸上,起初“哗哗"的滴落声还是能听到的,但是过了一会儿也终被“噗通”的落水声掩盖。
“再快点!快点……”阴凉的室内泳池里教练踩着拖鞋站在岸边声嘶力竭地吼着水里训练的队员们,“起跳慢了!这么慢你们还想参加比赛吗!”
夏也报的项目是100米和200米自由泳再加一个400米混合接力,十几年的练习使得100米和200米自由泳对夏也来说难度不会太大,让人苦恼的是400米混合接力;游接力的其他三人他都是不认识的,他七月初才刚刚加入这个队伍,只能靠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和新队友磨合练习。
阪东SC参加混合接力比赛的有两组队员,两组的接力练习都是同时进行的,眼下夏也所在的队伍第三名队员已经开始折返了,马上就到他了。夏也站在第五泳道的跳台上,从脑后带好泳镜,抬头看了眼离自己愈来愈近的队友,深呼吸了一口气。
“加油,夏也。”
队友手掌碰壁的一刻,夏也便跃入水中,背后队友的加油声也随着耳边的水花不断激起而渐渐变小。
夏也的游泳速度在SC中算是快的,更何况自由泳是他的长项。但让夏也烦心的是,这两年他的水平一直没怎么提升,虽然目前的状态也很好,但不久后的未来进入人才济济的体校学习训练后就说不定了。
折返了。
夏也侧头呼吸时瞥见隔壁泳道的队员与自己反方向游过,他应该和自己落下的距离不远,夏也不禁心头一紧,到底在害怕什么呢?
尚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是对的。走在前面的人最怕的是后方的人在自己不注意时赶上来了甚至超越,而原本走在前面的人却发现自己已无法追赶。十几年来夏也一直勤勤恳恳地训练,但他也不是没有骄傲过。尤其是国中三年级担任游泳部部长时遇到的新生七濑遥,刚入部时的那场比赛两人居然平手。夏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人啊,就是怕被超越。
今日最后的一场训练在教练的尖锐的哨声中结束,夏也听完了教练的总结就去沐浴了。

——————————————————
·很短的文啦,更得很慢,快开学在赶作业所以就更慢了orz
·对了今天夏也生日(没记错的话),🎂🎈
·万分感谢~(≧▽≦)/~

【夏尚】After Spring(Chapter1-2)

原作:High☆Speed!-Free!Starting Days
⚠️注意事项
·主cp:桐岛夏也x芹沢尚,有点旭x郁弥
·时间定为高中👉大学(实际大多数时间都是大学),有捏造(and ooc?
·夏也 体校游泳专业/尚 心理学专业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麻烦指出,靴靴~

—————————————————————

Chapter 1.
伴随着夏天的蝉鸣声,三年级的学生即将离开高校。当别人还在苦苦等待录取通知书时,夏也在六月初就被某知名体校录取了。现在的他每天都到儿时常去的SC参加游泳训练,这个夏天他还有一场比赛——最后一次代表这所SC参加的全国锦标赛。郁弥也顺利升上高二,不久后要去海边参加学校游泳部的集训。
下午五点多,夏也结束了当天在SC的训练,随意地冲了个澡便收拾好东西,和SC里的教练和朋友打了个招呼,走向被夕阳的余晖洒到的街道。
随手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发现有一条新信息,看了眼左上角的署名和头像,夏也眼前一亮。
是尚的。
尚告诉夏也他收到了心理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是在东部的大学。
那不是应该挺近的?夏也突然想起录取自己的体校也在东部。

“我回来了。”夏也坐在玄关处的阶梯上换鞋,正巧碰见从楼梯上走下来的郁弥。
夏也刚想开口对郁弥说点什么,便看见郁弥下了楼梯就径直走向了餐厅,对他的存在视若无睹,于是他只好低头继续解鞋带。
“那个……”
夏也闻声,抬了抬眼发现郁弥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站在自己跟前。
“妈妈说晚饭已经做好了,哥哥你可以直接去吃了……”
“好,我知道了。”夏也回以微笑。
郁弥双手捏着衣角,又说道:“明天我去找遥和真琴他们玩,大概会晚点回来。”
“嗯,去吧。”
夏也看着郁弥走向餐厅的背影,微微勾起嘴角。他的这个弟弟,已经顺利成为准高二生了,虽与遥和真琴就读的不是同一所高校,但偶尔也会约在一起聚聚。
虽并不常能从郁弥口中了解他在高中里除了旭之外与其他同学的交情如何,但他若是能和遥他们一直保持联系也是不错,毕竟他的世界里可不能只有他这一个哥哥啊。
下个月初就要比赛了,还要再加把劲……夏也这样想着,走进了餐厅。


Chapter 2.
没事闲下来的时候,夏也会去跑一趟图书馆。
走在比人高的书架之间,在一行行的书籍中寻找最能吸引自己的那一本,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心理学书籍的区域。夏也拿起一本蓝色封面的书,随手翻开一页。
我是天才。
扑哧……
夏也看着书上的文字默念着,竟忍不住捂起嘴偷笑。突然想起读国中一年级时的小学弟旭呢,他当时念的好像就是这句吧。“之前还会的自由泳,结果第二天就不会了”这种情况夏也还是第一次遇到,把他这个游泳部部长也吓到了。
夏也正想把书放回原位,眼睛却从书缝里看到一抹浅紫飘过。
夏也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面容,他下意识地快步走到书架的另一边。
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书架前,齐肩的浅紫色碎发随意地搭在肩上,修长的手指放在书架上,似乎在仔细挑选着书。
“……尚?”夏也在内心下了某个小决定,才轻声试着叫了一下。那人转头看见夏也后眼睛眯起来好似明月:“好巧,夏也你也在啊。”
夏也径直走到尚的身边,发现尚也在看心理学的书籍,只不过这边的书要比夏也刚才看的更为专业。
“我在准备大学的事情,”尚说,“夏也也来借书吗?SC那边不用训练?”
“下午才训练,”夏也停顿了一下,“我们俩的大学都在东部……”
没想到尚马上接话:“是啊,真好呢,很近,可以尝尝见面。”
“我们……一起坐车过去吧,下个月初我就比完赛了。”夏也朝尚那边偷看了一眼,没来由地小紧张。
“嗯,好。”尚笑着,往自己怀里塞了一本书。
夏也在心里偷偷舒了一口气。他不敢在尚面前提游泳的事情,进入体校的游泳专业曾经是他们时时刻刻挂在心头的事情,要一直一起游泳一起比赛也是他们曾经对彼此的承诺。自国中三年级尚做完手术后,眼睛的情况一直很稳定,一直参加各种比赛也拿了不错的成绩,可高中二年级的暑假却出了事,尚也因此更改了他的毕业去向。
其实,尚也挺适合心理学专业的吧。夏也看了眼还在认真选书的尚,不禁又想起在国中时尚作为经理人开导小学弟的情景。
毕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午饭?”
“好啊,夏也不借书吗?”
“我就来随便看看的。”

———————————————————

·很短的文啦,不定时不定量更新(大概、应该、也许emmmmm
·🙏万分感谢啦~\(≧▽≦)/~

发个照片证明我还活着w😂

罂利:

……周少侠,我,我想摸一下你的腰(PД`q。)·。'゜ ……【被打飞

无法呼吸!

罂利:

帮人打个宣传(๑ 艸 ๑)~给http://ll233fff.lofter.com/post/1cf70d2f_d0273e9这个本画的特典图,cp摊位在C48(我不去哒别问了(周就算穿破衣服也是那么帅呢(((

winter holiday
Boracay Island,the Philippines

补档一下手机里有的图
去年10月拍的少天
(摄影:婧爷)

太帅救命

吃了没:

【交通协管出勤——贴条大队(X】之前zootopia时候脑洞的补完


【江周江无差】年少有你

❤️

莫穹Mokiu:

-六六子基友生贺本《江》的约稿。




“咔嚓”一声,江波涛打开了抽屉,从书本与书本的夹缝间取出一张有点褶皱的照片。


照片上是五个神态各异的男孩,其中笑眯眯对着镜头的那个就是江波涛,而瞪大眼睛面露茫然的是周泽楷,互相掐着对方手臂保持狰狞微笑的是吴启和杜明,偷偷在杜明背后比兔耳朵的是吕泊远。


江波涛抚摸着略有些灰尘的照片,他的指尖擦过那个总是沉默寡言的少年的脸庞,露出一个微笑。却又在迷茫和未知的困顿情绪下蹙起了眉头。最后终于承认自己被打败了,少有的发呆起来……


 


四岁那年江波涛很荣幸地成为了一名小班生,按照班级惯例,和其他三个男孩分到了一个小组。


江波涛彷佛从小就很擅长调节气氛,在四双有些胆怯的眼神下大大方方介绍了自己。


第一次见面的小朋友往往是犹豫而紧张的,但好歹有了江波涛这个积极的带头“领导”,其他四人也渐渐放开,就像是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叽叽喳喳说起话来。


那时候还很小的江波涛默默记下:笑得很大声的叫吕泊远,说话手舞足蹈的叫杜明,一直抓杜明头发的叫吴启,不喜欢讲话的叫周泽楷。


吕泊远杜明吴启三个人打小是邻居,互穿尿布长大的,没多久就和江波涛熟悉起来,那边三个打打闹闹,江波涛就发现周泽楷还安安静静坐在旁边,也不参与他们的讲话,盯着桌上摆着的积木发呆。


“你不来玩吗?”江波涛问。


“啊……”周泽楷注意到江波涛是在跟自己说话,显得有些局促,张了张嘴,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江波涛耐心地等着,他记起来妈妈跟自己说过对人要有礼貌,不可以打断别人的话。所以他也就没有打断周泽楷的踌躇。


“我……”周泽楷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不喜……欢……”


“烦……”


当周泽楷吐出最后一个字,闭上嘴再也不说话以后,江波涛陷入了与他年纪不太符合的沉思。


因为他实在很难理解周泽楷的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他思考了很久,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只好又问了一句。


“你在说什么?”


周泽楷慌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锁定在江波涛的眼睛。


“太吵……不喜欢。”


哦——!江波涛好像有点明白了,周泽楷是在说他不喜欢太吵的意思吧,江波涛觉得自己有点了不起,在他看来能听懂周泽楷的话大概是一项非常不得了的能力。


“我知道了,你不喜欢吵闹对不对,你看,我能明白你的意思哦。”


那个时候,周泽楷略微有些惊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什么,然后缓缓点了点头,回了一句。


“对。”


 


那天以后江波涛就和周泽楷成了朋友,可能是性格的缘故,小组里面江波涛喜欢和安静的周泽楷待在一起,看着吕杜吴三个人吵吵嚷嚷。


江波涛现在回想起来已经不太记得当时是个什么心思,大概是把理解周泽楷当做了一个使命吧?因为不是很多人能够明白周泽楷的意思,而恰好江波涛是稍微能理解一点的,他便大约是把这个看成了一项他的使命。


这多么不一般!我可以明白周泽楷!我可以把他的话传达给你们!


四岁的,还有点幼稚的江波涛每天沉浸在沾沾自喜的小情绪中,慢慢和周泽楷熟悉,也更加了解他,试着去明白他的每一句,每一个动作意味着什么。


江波涛对此颇有些乐此不疲。


 


转眼三年过去,江波涛顺利进入了小学。


还未来得及学会对过去的留恋和不舍,当他踏入新教室,看到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庞时,他兴奋极了。


“周泽楷!你也在这个班啊!”


对方回给他一个微笑。


 


生活有条不紊地进行,小学的他们脸颊不再肉嘟嘟,胳膊和腿脚也渐渐伸长,早熟的小女孩已经学会了偷偷看“长的帅”的周泽楷了。


江波涛对于小女孩子们口中的“长得帅”不是太明白,什么才是“长得帅”?为什么周泽楷“长得帅”?吴启杜明算是“长得帅”吗?


江波涛回头看看周泽楷,乌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特别好看,鼻子很直,嘴巴……很薄?这个是说很薄吧?


这个就算是“长得帅”是吗?


接收到视线的周泽楷侧过头,对着江波涛咧了咧嘴,大眼睛笑成弯弯的……像月亮。


江波涛恍惚了一下,当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却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那个弯弯的月亮就住进了他的心湖中央,微微发光。


 


度过了手拉手上学的年纪,男生们渐渐开始知道,自己要学着做个真正的男人,就算做不了真正的男人也要开始像个小男人,上了初中的男孩子们,总会伴随着很大程度上性格的转变。


初二这年的周泽楷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羞涩,就算不太喜欢表达自己,也明白什么时候必须说,其实大多数时候,周泽楷都可以和别人正常交流,只是话比较少罢了。于是江波涛的任务已经没有小时候那么“繁重”,至少不是句句传达周泽楷的意思好让别人能懂。


就像是一直坚持做的事情有一天突然不需要你做了,那种已经习惯了的感觉突然就被抽离,让江波涛感觉心里有点空。


他们一点一点长大,到初三那年周泽楷已经算是他们班最高的几个男生之一了,江波涛有点讶异,周泽楷是什么时候长的?明明他们每天都在一起,为什么周泽楷好像一下子就窜了上去。


一下子窜上去的还有周泽楷的人气,女生们总算不再故作矜持,情书小礼物络绎不绝,每天周泽楷的桌肚里都是大堆大堆的新奇小玩意,为此,班里的男生经常调侃周泽楷,弄得他有点脸红。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脸上的红晕,再看看他手上捏着的情书,心里一荡一荡的,说不出来的滋味。


晚上放学时,他不像平常一样谈笑风生,反常的安静。


“你怎么了?”周泽楷问道。


“我也不知道,”江波涛看了看周泽楷,“我好像不喜欢看到你的那些情书。”


周泽楷有点迷惑:“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啊。”江波涛怅然地望天,停下脚步。


周泽楷也停下了,和他并排抬头看着湛蓝色的天空。


良久,江波涛叹了口气,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我总觉得我能把所有事情解决,看来好像还是差了一点,不过你放心,我没什么事,要是知道了原因我也会告诉你的。”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点了点头。


“恩,好。”


 


高中是住校,他们顺利分到了一个寝室。


不可思议的是,六人寝室里居然碰到了一个吕泊远。


江波涛感叹着这个世界概率有点奇妙,然后选择了周泽楷的下铺。


“唉唉小江你知道吗!吴启和杜明谈恋爱了!”


“噗——”江波涛喷出了一口水。


太不雅观了,他想。


“对吧,你也超惊讶是不,我真是吓了一跳,这两个傻缺居然会脱团!”吕泊远张目结舌,“我跟你讲我当时就是这个表情!”


“这……男生和男生……还可以谈恋爱?”江波涛有些吐词困难。


“是啊,啊呀不是我说,小江这几年你是变老古董了吗?现在男男谈恋爱又不少见!我只是在惊讶这两个人居然会走到一起,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吴启老是揪杜明头发……”


后面吕泊远说了什么江波涛已经听不进去了,男男谈恋爱这个不小的心理冲击让江波涛有点萎靡不振,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萎靡不振些什么,只是视线不自觉就飘到了上铺。


突然上铺飘出一个脑袋,江波涛猛地收回视线,心里狂跳。


“吴启,杜明?”


“是啊是啊!”吕泊远看江波涛不太理会自己,马上转移阵地,跟周泽楷“噼里啪啦”就开始讲了起来,周泽楷饶有兴致地听着,一边从上铺爬下来,一边随意地坐在江波涛床上专注听讲。


江波涛的目光从周泽楷的后脑勺滑过笔直的后背,再到被做出褶皱的床单,感到自己脸有点烫,可是为什么?


他突然间有点害怕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慌张。


他耳旁时不时传来吕泊远脱口而出的“恋爱”“脱团”等字眼,眼前又闪过以前看过的周泽楷的无数个笑容,还有那些其他的神态,或者沉思,或者迷惑,或者烦恼,或者激动,然后胸膛一次又一次回暖,莫名的冲动撞得他不知所措,就好像一个封闭了很久的闸口突然打开,那汹涌的大水就铺天盖地地涌来,把江波涛整个人淹没,接收不知道从四面八方哪里来的激动。


江波涛伸出手,穿过空气中让他躁动的分子,穿过一个又一个不知名的漩涡,最终接触到周泽楷的后背,在指尖传来热度之前又像触电一般猛地收回。


周泽楷僵了一下,转头看向神色异常的江波涛,眼神里闪过一丝旁人读不懂的情绪。


“没事,刚刚看到一只虫……看错了。”


江波涛真是觉得这个借口很瞎,尽管如此,他还是说出口。


为了掩饰他那些难以启齿的心绪。


 


江波涛把水泼到自己脸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就算现在,心还在飞快跳动。


在接收了某一个不敢相信的事实后,他就好像豁然开朗,其实他一直是一个很容易适应的人,无论是环境还是其他什么。


其实他也再清楚不过自己突然顿悟的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这个事实被他掩埋地太久太久,久到自己让它重见天日时,自己都好像从未见过它一样。


他觉得有些茫然。


 


周末回到家,他拿出那张幼儿园的照片,看着周泽楷那时青涩的脸,脑海里又浮现从四岁至今的一幕幕,他把那张照片小心地保存起来,关上抽屉时,他又开始微笑。


 


“小周,我有话想对你说。”


然后那天放学,他说。


“恩。”


“我想明白了,还记得初三的时候我说不明白的那件事吗?现在,我知道原因了。”江波涛笑了笑。


“恩。”周泽楷静静地看着他,这让江波涛想起了幼儿园时候的他,也是这样,不对,是从以前到现在,他一直是这样。


“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的,不单单是朋友间的喜欢,那天我听到泊远说杜明和吴启的事情,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总觉得我是最了解你的,我没有发现我从一开始就想了解你的原因是什么,现在我知道了,因为我喜欢你,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江波涛说道。


“我能。”周泽楷上前一步,握住了江波涛的手。


“因为我也是。”


“喜欢你。”


回应周泽楷的是江波涛回握的手。


望向对方的眼里全是笑意,不用太过纠结就能明了彼此的心境,是因为陪伴多年的默契。


他和他在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里相遇,也在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里握紧对方的手,期间和之后,度过了无数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


这样,就很好。


 


幸好彼此的青春都没有错过,
我的年少有你,你的青春有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