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漆 Sylvia

坐标妖都(蓝雨主场)✅
近期 全职|Free|小排球|宝井理人✅
可能会发发图 大概是coser✅
偶尔吐吐写写文 无文笔可言✅
CP吃得杂,介意慎✅
无聊没事干时看看就好✅
❤️有幸遇到你,最珍贵的你❤️

发个照片证明我还活着w😂

罂利:

……周少侠,我,我想摸一下你的腰(PД`q。)·。'゜ ……【被打飞

无法呼吸!

罂利:

帮人打个宣传(๑ 艸 ๑)~给http://ll233fff.lofter.com/post/1cf70d2f_d0273e9这个本画的特典图,cp摊位在C48(我不去哒别问了(周就算穿破衣服也是那么帅呢(((

winter holiday
Boracay Island,the Philippines

补档一下手机里有的图
去年10月拍的少天
(摄影:婧爷)

太帅救命

吃了没:

【交通协管出勤——贴条大队(X】之前zootopia时候脑洞的补完


【江周江无差】年少有你

❤️

莫穹Mokiu:

-六六子基友生贺本《江》的约稿。




“咔嚓”一声,江波涛打开了抽屉,从书本与书本的夹缝间取出一张有点褶皱的照片。


照片上是五个神态各异的男孩,其中笑眯眯对着镜头的那个就是江波涛,而瞪大眼睛面露茫然的是周泽楷,互相掐着对方手臂保持狰狞微笑的是吴启和杜明,偷偷在杜明背后比兔耳朵的是吕泊远。


江波涛抚摸着略有些灰尘的照片,他的指尖擦过那个总是沉默寡言的少年的脸庞,露出一个微笑。却又在迷茫和未知的困顿情绪下蹙起了眉头。最后终于承认自己被打败了,少有的发呆起来……


 


四岁那年江波涛很荣幸地成为了一名小班生,按照班级惯例,和其他三个男孩分到了一个小组。


江波涛彷佛从小就很擅长调节气氛,在四双有些胆怯的眼神下大大方方介绍了自己。


第一次见面的小朋友往往是犹豫而紧张的,但好歹有了江波涛这个积极的带头“领导”,其他四人也渐渐放开,就像是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叽叽喳喳说起话来。


那时候还很小的江波涛默默记下:笑得很大声的叫吕泊远,说话手舞足蹈的叫杜明,一直抓杜明头发的叫吴启,不喜欢讲话的叫周泽楷。


吕泊远杜明吴启三个人打小是邻居,互穿尿布长大的,没多久就和江波涛熟悉起来,那边三个打打闹闹,江波涛就发现周泽楷还安安静静坐在旁边,也不参与他们的讲话,盯着桌上摆着的积木发呆。


“你不来玩吗?”江波涛问。


“啊……”周泽楷注意到江波涛是在跟自己说话,显得有些局促,张了张嘴,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江波涛耐心地等着,他记起来妈妈跟自己说过对人要有礼貌,不可以打断别人的话。所以他也就没有打断周泽楷的踌躇。


“我……”周泽楷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不喜……欢……”


“烦……”


当周泽楷吐出最后一个字,闭上嘴再也不说话以后,江波涛陷入了与他年纪不太符合的沉思。


因为他实在很难理解周泽楷的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他思考了很久,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只好又问了一句。


“你在说什么?”


周泽楷慌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锁定在江波涛的眼睛。


“太吵……不喜欢。”


哦——!江波涛好像有点明白了,周泽楷是在说他不喜欢太吵的意思吧,江波涛觉得自己有点了不起,在他看来能听懂周泽楷的话大概是一项非常不得了的能力。


“我知道了,你不喜欢吵闹对不对,你看,我能明白你的意思哦。”


那个时候,周泽楷略微有些惊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什么,然后缓缓点了点头,回了一句。


“对。”


 


那天以后江波涛就和周泽楷成了朋友,可能是性格的缘故,小组里面江波涛喜欢和安静的周泽楷待在一起,看着吕杜吴三个人吵吵嚷嚷。


江波涛现在回想起来已经不太记得当时是个什么心思,大概是把理解周泽楷当做了一个使命吧?因为不是很多人能够明白周泽楷的意思,而恰好江波涛是稍微能理解一点的,他便大约是把这个看成了一项他的使命。


这多么不一般!我可以明白周泽楷!我可以把他的话传达给你们!


四岁的,还有点幼稚的江波涛每天沉浸在沾沾自喜的小情绪中,慢慢和周泽楷熟悉,也更加了解他,试着去明白他的每一句,每一个动作意味着什么。


江波涛对此颇有些乐此不疲。


 


转眼三年过去,江波涛顺利进入了小学。


还未来得及学会对过去的留恋和不舍,当他踏入新教室,看到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庞时,他兴奋极了。


“周泽楷!你也在这个班啊!”


对方回给他一个微笑。


 


生活有条不紊地进行,小学的他们脸颊不再肉嘟嘟,胳膊和腿脚也渐渐伸长,早熟的小女孩已经学会了偷偷看“长的帅”的周泽楷了。


江波涛对于小女孩子们口中的“长得帅”不是太明白,什么才是“长得帅”?为什么周泽楷“长得帅”?吴启杜明算是“长得帅”吗?


江波涛回头看看周泽楷,乌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特别好看,鼻子很直,嘴巴……很薄?这个是说很薄吧?


这个就算是“长得帅”是吗?


接收到视线的周泽楷侧过头,对着江波涛咧了咧嘴,大眼睛笑成弯弯的……像月亮。


江波涛恍惚了一下,当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却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那个弯弯的月亮就住进了他的心湖中央,微微发光。


 


度过了手拉手上学的年纪,男生们渐渐开始知道,自己要学着做个真正的男人,就算做不了真正的男人也要开始像个小男人,上了初中的男孩子们,总会伴随着很大程度上性格的转变。


初二这年的周泽楷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羞涩,就算不太喜欢表达自己,也明白什么时候必须说,其实大多数时候,周泽楷都可以和别人正常交流,只是话比较少罢了。于是江波涛的任务已经没有小时候那么“繁重”,至少不是句句传达周泽楷的意思好让别人能懂。


就像是一直坚持做的事情有一天突然不需要你做了,那种已经习惯了的感觉突然就被抽离,让江波涛感觉心里有点空。


他们一点一点长大,到初三那年周泽楷已经算是他们班最高的几个男生之一了,江波涛有点讶异,周泽楷是什么时候长的?明明他们每天都在一起,为什么周泽楷好像一下子就窜了上去。


一下子窜上去的还有周泽楷的人气,女生们总算不再故作矜持,情书小礼物络绎不绝,每天周泽楷的桌肚里都是大堆大堆的新奇小玩意,为此,班里的男生经常调侃周泽楷,弄得他有点脸红。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脸上的红晕,再看看他手上捏着的情书,心里一荡一荡的,说不出来的滋味。


晚上放学时,他不像平常一样谈笑风生,反常的安静。


“你怎么了?”周泽楷问道。


“我也不知道,”江波涛看了看周泽楷,“我好像不喜欢看到你的那些情书。”


周泽楷有点迷惑:“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啊。”江波涛怅然地望天,停下脚步。


周泽楷也停下了,和他并排抬头看着湛蓝色的天空。


良久,江波涛叹了口气,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我总觉得我能把所有事情解决,看来好像还是差了一点,不过你放心,我没什么事,要是知道了原因我也会告诉你的。”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点了点头。


“恩,好。”


 


高中是住校,他们顺利分到了一个寝室。


不可思议的是,六人寝室里居然碰到了一个吕泊远。


江波涛感叹着这个世界概率有点奇妙,然后选择了周泽楷的下铺。


“唉唉小江你知道吗!吴启和杜明谈恋爱了!”


“噗——”江波涛喷出了一口水。


太不雅观了,他想。


“对吧,你也超惊讶是不,我真是吓了一跳,这两个傻缺居然会脱团!”吕泊远张目结舌,“我跟你讲我当时就是这个表情!”


“这……男生和男生……还可以谈恋爱?”江波涛有些吐词困难。


“是啊,啊呀不是我说,小江这几年你是变老古董了吗?现在男男谈恋爱又不少见!我只是在惊讶这两个人居然会走到一起,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吴启老是揪杜明头发……”


后面吕泊远说了什么江波涛已经听不进去了,男男谈恋爱这个不小的心理冲击让江波涛有点萎靡不振,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萎靡不振些什么,只是视线不自觉就飘到了上铺。


突然上铺飘出一个脑袋,江波涛猛地收回视线,心里狂跳。


“吴启,杜明?”


“是啊是啊!”吕泊远看江波涛不太理会自己,马上转移阵地,跟周泽楷“噼里啪啦”就开始讲了起来,周泽楷饶有兴致地听着,一边从上铺爬下来,一边随意地坐在江波涛床上专注听讲。


江波涛的目光从周泽楷的后脑勺滑过笔直的后背,再到被做出褶皱的床单,感到自己脸有点烫,可是为什么?


他突然间有点害怕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慌张。


他耳旁时不时传来吕泊远脱口而出的“恋爱”“脱团”等字眼,眼前又闪过以前看过的周泽楷的无数个笑容,还有那些其他的神态,或者沉思,或者迷惑,或者烦恼,或者激动,然后胸膛一次又一次回暖,莫名的冲动撞得他不知所措,就好像一个封闭了很久的闸口突然打开,那汹涌的大水就铺天盖地地涌来,把江波涛整个人淹没,接收不知道从四面八方哪里来的激动。


江波涛伸出手,穿过空气中让他躁动的分子,穿过一个又一个不知名的漩涡,最终接触到周泽楷的后背,在指尖传来热度之前又像触电一般猛地收回。


周泽楷僵了一下,转头看向神色异常的江波涛,眼神里闪过一丝旁人读不懂的情绪。


“没事,刚刚看到一只虫……看错了。”


江波涛真是觉得这个借口很瞎,尽管如此,他还是说出口。


为了掩饰他那些难以启齿的心绪。


 


江波涛把水泼到自己脸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就算现在,心还在飞快跳动。


在接收了某一个不敢相信的事实后,他就好像豁然开朗,其实他一直是一个很容易适应的人,无论是环境还是其他什么。


其实他也再清楚不过自己突然顿悟的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这个事实被他掩埋地太久太久,久到自己让它重见天日时,自己都好像从未见过它一样。


他觉得有些茫然。


 


周末回到家,他拿出那张幼儿园的照片,看着周泽楷那时青涩的脸,脑海里又浮现从四岁至今的一幕幕,他把那张照片小心地保存起来,关上抽屉时,他又开始微笑。


 


“小周,我有话想对你说。”


然后那天放学,他说。


“恩。”


“我想明白了,还记得初三的时候我说不明白的那件事吗?现在,我知道原因了。”江波涛笑了笑。


“恩。”周泽楷静静地看着他,这让江波涛想起了幼儿园时候的他,也是这样,不对,是从以前到现在,他一直是这样。


“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的,不单单是朋友间的喜欢,那天我听到泊远说杜明和吴启的事情,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总觉得我是最了解你的,我没有发现我从一开始就想了解你的原因是什么,现在我知道了,因为我喜欢你,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江波涛说道。


“我能。”周泽楷上前一步,握住了江波涛的手。


“因为我也是。”


“喜欢你。”


回应周泽楷的是江波涛回握的手。


望向对方的眼里全是笑意,不用太过纠结就能明了彼此的心境,是因为陪伴多年的默契。


他和他在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里相遇,也在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里握紧对方的手,期间和之后,度过了无数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


这样,就很好。


 


幸好彼此的青春都没有错过,
我的年少有你,你的青春有我。


 


【完】



往事已成空 还如一梦中

少年诉说年少事

❤️

墨衍Moyen♪:

*原著向                   


*微喻黄


「序」


“魏队,你……你要走了?”方世镜站在蓝雨后门那盏昏暗的路灯下,看着面前只背着一个旅行包的魏琛——他从未想过魏琛竟会先他一步退役,也没有想到他会以如此决绝的方式彻底离开蓝雨。此时此刻,方世镜依旧竭力地保持着他一贯的冷静,试图不让对方看出他的情绪波动,只可惜他颤抖的嗓音早已出卖了他。


“对啊。”魏琛晃了了手中的烟,点头,“我这不是怕黄少天那小兔崽子闹嘛。如果我明早再走,那小子免不了一顿哭哭啼啼,那成什么样子。”他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缭缭烟雾之中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蓝雨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不是我,是他们。”方世镜摇摇头,“双核时代,是属于他们的时代。”


“嗯。”魏琛按熄了手中的香烟,背好肩上的包,随意地朝身后挥了挥手,“得了得了,我走了啊。世镜,啊,应该改口了,”他干笑两声,“该叫你方队了。方队,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就麻烦你看好那堆小鬼了。”方世镜看着人远去的背影,无奈地苦笑一声,“我会的。大概明天他们不吵起来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利剑未出鞘,基石未砌成,少年不曾诉说年少事。


 


「壹」


魏琛退役了。


魏琛彻底离开蓝雨了。


黄少天沉默地坐在电脑前,灵巧的双手在键盘上翻飞。身为机会主义者的他,今天却异常凶残地横冲直撞,刀光剑影之下,夜雨声烦早已是血污满身,血线也是岌岌可危,但他依旧在独自前冲,挥剑斩下一个又一个对手。


“卧槽,今天的黄少怎么了?这么生猛。”“对啊,好像不大对劲……”训练营里,一群训练生凑在一起低声交头接耳,大家都把目光移向了一言不发的黄少天。


“黄少天,回来。你冲太猛了。”突然间,大家的耳机里传来喻文州的声音,众人才反应过来现在依然是在团战训练中,而喻文州只是抬眼看了看屏幕便继续平静地下指令,“黄少天,退3个身位格。”


“切。”黄少天装作没有听到,操纵着夜雨声烦又往前冲了5个身位格,光剑闪烁,剑定天下再接一套仙人指路之后便带走了对方残血的2人。他满意地朝屏幕上的“荣耀”二字点点头,摘下了头上的耳机,“嗯?你刚才说过什么啊,吊·车·尾。”还附赠了一记挑衅的眼刀。


死寂。


“那个……”半晌,在剑拔弩张的氛围下,还是与黄少天关系颇好的郑轩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压力山大啊,黄少你还是……”


“我说,”喻文州拉开凳子,起身,“你刚才冲太猛了。”他微微颔首看向黄少天,深邃的暗黑双眸对上锐利的浅棕眸子,谁也不肯退让,狭小的训练室里弥漫起丝丝难以察觉的火药味。“哦。”黄少天象征性地应了一声,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摆弄着鼠标,“不过——”他轻笑一声,“我为什么要听一个比我弱的人的指挥?”闻言,其他学员均面面相觑,他们谁也不知道今天的黄少天到底怎么了。


“压力山大啊,黄少你少说两句?都是同期生,点到为止,何必这样啊。”眼看黄少天似乎下一秒就要动手打人了,郑轩连忙开口阻拦,“毕竟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发生……”


“呵,”十五、六岁的少年哪藏得住心事,怒极反笑的黄少天也是心直口快,“如果不是他,你以为魏老大会一声不吭地走掉吗?!”话已至此,他也不再隐忍,直接拍案而起,狠狠地盯着喻文州,“过分的人,一直都是你。”


喻文州无言以对。


尽管他知道自己的三连胜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推波助澜,魏琛绝不会只是因为败给了训练营里的一个“手残”而轻率地放弃职业生涯,这其中必定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但黄少天又怎会想到这么多?于他而言,没有魏琛,就没有现在的他;没有魏琛,他大概只是普通中学里默默无名的一员——其中的伯乐相马之情,远超众人的想象。


少年不知年少事,心声道尽伤心言。


 


「贰」


“黄少天,你最近的团战训练怎么回事?”方世镜拿着最近训练营的成绩报告没好气地敲了敲黄少天的脑袋,“这可不像你啊。”


“痛痛痛!”黄少天连忙捂头抗议,“方队你在这么打下去就要毁掉未来的剑圣了!”


“那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当上了队长的方世镜比以往强硬了不少,这回直接把黄少天最近的训练成绩单摔在了他面前,“说吧。”


黄少天拿起那一沓A4纸,草草地看了几眼便开口道,“方队你团战训练的时候让我换个队呗,我保证好好打!我不要听吊车……呸,是喻文州的指挥,他明明那么弱,那个手速,我秒秒钟就碾爆他了……”


果然还是因为这件事。


“少天,”方世镜叹了口气,打断了他的絮絮叨叨,“你还在介意什么?每个人的职业生涯都是有尽头的,无论是魏队、我、还是未来的你,大家都会面临退役。”他打开一听柠檬汽水递给黄少天,“谁不想一直走下去,谁不想拿到冠军?但是——”他顿了顿,神色一黯,“职业生涯是有尽头的。少天,你该明白这个道理。”


黄少天接过饮料抿了一口,略带烦躁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他难得地沉默了一下,“可魏老大不是应该正值当打之年吗,他有什么理由退役?”他不自觉地捏紧了铝制的易拉罐,指关节有些泛白,“我不相信蓝雨不需要他了,也不相信他不要蓝雨了。”


“少天……”少年率直的话语直戳方世镜的内心,一时间他竟无言以对。


“可是蓝雨更需要你们,”方世镜动作一滞,立马回神,“你们才是蓝雨的未来。不是说要拿很多个冠军吗?”自知单凭说教无法让黄少天心服口服,于是他打开了电脑,招呼黄少天来自己身边坐下。


“你看这个。”方世镜双击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打开了一个对战视频——屏幕上赫然是方世镜的术士小号和喻文州训练用的账号。


第一局,喻文州理所当然地惨败,黄少天忍不住轻蔑一笑;


第二局,方世镜险胜,黄少天敛起了脸上的笑容;


第三局,喻文州凭借领先0.1%的血量这一优势险胜,黄少天愣住。


“三局,他用三局就实现了逆转。”方世镜按下暂停键,“若不是手速的缘故,凭他的大局观和战术,第二局他便能反败为胜了。”


“可是赛场上并没有机会让他重来。”黄少天低头揪着衣角,额前的碎发挡住了他的表情,“说到底,还是一无是处。”


“所以我们需要组建蓝雨的‘双核’——攻坚手剑客和控场者术士。”方世镜打开魏琛留给他的那个关于“双核”设想的文档,指出用红色字体标出的“剑客”与“术士”二字,然后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面前的少年,“这是属于你们的‘双核时代’。”方世镜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起身,“走吧,回宿舍去。”他把黄少天送出了会议室,“好好想想吧。”他目送着黄少天离去,然后转身回头看了看挂在墙上众人的合照,低声喃喃:“为了冠军,也为了蓝雨啊……”


 


黄少天独自走在空荡荡的长廊中。一路上,所有的房间都关上了门,只剩下了几盏照明用的灯在散发着清冷的白光。此时的蓝雨俱乐部没有了白天时的喧嚣,只剩下独属黑夜的静谧。


“嗯?”路过训练室时,门缝里透出的几道光线吸引住了黄少天,“这么晚了,该不会是小偷吧?”在担忧以及好奇心的驱使之下,他轻手轻脚地走近了训练室,然后悄悄地推开了门——


“谁?”一把熟悉的少年音响起。


“哦,原来是你啊吊车……喻文州。”在看清楚对方是谁后,黄少天走到对方身旁,乜了一眼他的屏幕,然后随手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下,“加练呢?”


“是你啊。”喻文州对黄少天的到来有些惊讶,回过神来后,便伸手把黄少天所坐位置的桌面上散乱的纸笔拨回自己面前,摞成了一叠。“我在看蓝雨最近的比赛录像而已,我的手速——”他把摊在桌面上那本写满了奇怪符号的本子合上,无奈地轻笑一声,“也就只能这样了。”


“哦——”黄少天不怀好意地拖长了声音,有些怪里怪气地应道,“也是,毕竟每一次都是勉强踩着合格线过来的。”


喻文州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沉默,在两人之间迅速蔓延,空荡荡的训练室里只剩下喻文州的双手在键盘上飞舞的噼啪声。


“喂,来一盘?”最终,还是黄少天率先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他也不管喻文州答不答应,径自打开电脑登录了《荣耀》,操纵着人物跑到竞技场里开了个房,“房号423,密码842619。”


“行。”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干脆利落地答应了,然后爽快地拿出了账号卡登录了游戏。


 


剑客“夜雨声烦”,术士“喻彼北林”。


又是这个账号。黄少天瞥了一眼术士头上的ID,心里有些不爽。自从上次喻文州打败了魏琛之后,喻文州便在方世镜的指导下专注于术士的练习,而所用的账号卡也固定了下来——正是ID为“喻彼北林”的术士。“哼,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黄少天在心里暗道一句,随机便操纵着夜雨声烦朝喻彼北林冲去。


有了刚才在方世镜办公室内那段视频的提醒,黄少天敛下了心中的不屑与不满,沉下心来静候时机。彼时的黄少天还未完全成为一个成熟的机会主义者,他更多地是依靠自己的手速来碾压同期的训练生——甚至是那些早已进入联盟的正式队员。


黄少天最不缺的是什么?手速。


而喻文州最缺的是什么?也正是手速。


因此,当游戏里的两个角色初次碰面之时,黄少天便把自己的手速飙到了300APM——一个拔刀斩之后,紧接着便是上挑,喻文州还未来得及做任何操作,喻彼北林便被夜雨声烦挑了个浮空。黄少天趁势而上,让夜雨声烦借着一旁的石块一跃而起,一记银光落刃当头劈下——不过很可惜,这个技能打空了。


虽然喻文州被人称为“手残”,但他能在蓝雨训练营的层层严格筛选之中留下,这便证明了他必有过人之处。此刻,在面对黄少天的猛烈攻势的情况下,喻文州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有条不紊地操纵着喻彼北林,让一个六星光牢在银光落刃砍下之前不偏不倚地套在了喻彼北林的身上,让其强制落地,堪堪躲过了攻击。


在六星光牢的作用消失前,夜雨声烦的攻击是无法落到喻彼北林身上的,只能起到削弱六星光牢的作用罢了。于是喻文州抓住这宝贵的机会使出了一发混乱之雨,让夜雨声烦陷入了混乱的负面状态,然后卡着六星光牢消失的点操纵着喻彼北林朝着远处跑去。


“靠!”操纵着混乱状态下的夜雨声烦的黄少天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但他凭借着常年被魏琛用术士虐杀的经验,硬是让夜雨声烦在混乱中朝着喻彼北林逃走的方向追去。三秒后,负面状态解除,恢复了控制的夜雨声烦在黄少天的操作下其追赶的速度一下子提升了一个档次。“看剑看剑看剑剑剑剑!”黄少天一边刷着文字泡来遮挡对方的视线,一边使出了觉醒技能——剑定天下。


喻文州没有料到黄少天会这么快赶到,内心不禁一惊,手上的动作也稍微迟滞了一下。但所幸他的危机感让他瞬间提高了手速,一扇死亡之门在喻彼北林面前缓缓浮现,一条条黑雾弥漫的触手从门中伸出,朝着夜雨声烦的方向卷去。自知中计的黄少天连忙强制取消了技能,并利用在空中僵直时的滞空时间操纵着夜雨声烦转身一跃,成功地跳到了死亡之门的攻击范围之外。本以为可以藉此稍稍控制住夜雨声烦几秒钟的喻文州现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在攻击范围外做攻击准备。


死亡之门消失,三段斩落下,喻彼北林陷入僵直状态。黄少天连忙抓住这一机会来了一个长达三十秒的狂攻——拔刀斩,连突刺,上挑,银光落刃……尽管喻文州一直在苦苦支撑,但黄少天丝毫不给他反扑的机会,很快,屏幕上喻彼北林的血条便清零了。


 


“荣耀”。


看着自己屏幕上弹出的二字,黄少天长舒了一口气。其实刚才那一局他赢得并不轻松,尤其是那个死亡之门出现的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在在这儿了。“喻文州,”他推开鼠标和键盘,侧身看向对方,“你……你还挺厉害的。”


“嗯?”喻文州一愣,旋即苦笑,“但最后还是你赢了,不是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被对方误以为自己在炫耀的黄少天语气稍微有点冲,说话的语速也加快了不少,“我的意思是说你也不是一无是处,以前是我看走眼了……啊怎么感觉越描越黑?”他苦恼地挠了挠头,“总而言之,如果不是你的手速跟不上的话,刚才那个死亡之门我根本躲不开。”他低头活动着有些僵硬的手指,“你的大局观和战术真的很厉害,只可惜……”黄少天靠着椅背向后一仰,看着明晃晃的节能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如果你要说的是手速的话,我已经试过各种提升手速的办法了,但是最多也只能在200APM上下浮动。”喻文州倒是一脸坦然地接过了话茬,好像他完全不在意手速对职业选手的重要意义一般。


 


沉默。


“喂,喻文州。”踌躇半晌,还是黄少天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你……你想不想去联盟里拿个冠军?”


“当然想。”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如果不想,我又何必忍受众人的嘲讽留下来呢?”


“原来你都知道啊……”黄少天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然后强装淡定继续说道,“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干翻叶秋然后拿个冠军走上人生巅峰?”


喻文州一愣,有些不敢相信地开口,“一起……和我吗?”


“对对对,就是你!别婆婆妈妈的,答应就答应,不答应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喻文州迟疑的语气让黄少天有些尴尬,于是他转身大步朝着门外走去,但嘴里依旧在念叨着:“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啊,要答应就趁早,不然我找别人去了,反正我是一定会拿个冠军回来给魏老大和方队他们看的……”


“别走,”在黄少天即将迈出训练室时,喻文州果断地拉住了他,“我答应你。一起,我们一起为蓝雨拿个总冠军。”


“还要把叶秋杀个片甲不留!”黄少天兴奋地嚷嚷道。


喻文州看着这样的黄少天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冲着他点了点头,然后松开了拉住对方的手。黄少天有些错愕地看了他一眼,“喂,你不会是想反悔……”话音未落,喻文州便朝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那以后多多指教了,少天。”


“我去喻文州你怎么这么肉麻啊!”黄少天装出被吓到的样子,然后举起手朝对方的手掌击去——


“击掌为盟!以后多多指教啦!”


 


少年诉说年少事,心结已解誓长存。


 


「叁」


“然后呢然后呢?”卢瀚文一脸期待地看着黄少天,“黄少你之后和队长怎么样了?”


“还能怎样?那当然是成为了蓝雨的‘剑与基石’,然后横扫全联盟拿下总冠军咯!”黄少天得意洋洋地揉了把卢瀚文的脑袋,“瀚文呐,你也得给蓝雨拿个冠军回来,不然我和队长肯定饶不了你,知道了吗?”


“遵命,黄少!”卢瀚文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了,已经很晚了,小卢快去睡吧。”喻文州倚在门边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冲房里一大一小两个剑客说道,“你还想听前辈们的事的话,下次再让少天给你讲。”


“对对对,下次,下次!一次讲完就没意思了嘛。”黄少天从床边起身朝门外走去,“下次给你讲郑轩的,今天就先到这儿了。小卢晚安!”


门外,两人相视而笑。


 


回首诉说少年事,誓约依旧情依然。




【2016.3.22 BY墨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