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漆 Sylvia

坐标妖都(蓝雨主场)✅
叫零漆的07
可能会发发图 大概是coser✅
偶尔吐吐写写文 无文笔可言✅
CP吃得杂,介意慎✅
无聊没事干时看看就好✅
❤️有幸遇到你,最珍贵的你❤️

喻文州生日🎂贺!

喻文州的生日 2.10
—————————⚠
·这里cp吃得较杂,但主吃喻黄。
·这个才是真真正正的【正文】,带点无厘头脑洞慎,之前的【黄少天篇】大概只是个【前奏】欸嘿!
·大概有ooc、有bug慎!
·有错的地儿望指出谢谢~
·这篇个人感觉话好多,还无厘头,不喜慎!
以上.
---------------------
荷兰。
宽敞的大理石教堂里正举行着一场婚礼。牧师站在第三级台阶上,看着眼前的这对新人。
站在左边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干净明朗,中分的发型显得有几分老成,胸前别着玫瑰花胸针;右边的少年则穿着白色西装,几撮浅褐色的碎发垂落肩上,不时斜眼瞄着旁边的人。

牧师颂读着致辞,黄少天微微低头看着白色西装袖口的金色纽扣,不一会儿就发起了呆。
突然,下面的人们鼓起了掌,黄少天这才回过神来,不知所措地抬头看了一眼喻文州,然后转头望着牧师。
牧师没有理会黄少天的目光,哦不是,可能牧师根本没看到黄少天的表情。

“黄少天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喻文州先生,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我愿意……”
牧师转向喻文州。
“喻文州先生,你是否愿意嫁黄少天先生,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不愿意……”
卧槽???!!黄少天惊愕地看着喻文州,差点爆了一句粗。这时候,坐在下面参加婚礼的客人们开始小声地谈论着。
喻文州不回避黄少天的眼神,反而直勾勾地盯着黄少天琥珀色的双瞳,一字一句地说:“很抱歉黄少天,我拒绝。”说完喻文州大步流星地向教堂大门走去。此时此刻黄少天已是一脸懵逼。
excuse me?
excuse me?
excuse me?
excuse me?
EXCUSE ME????!!









黄少天猛地睁开双眼,白色的天花板闯入眼帘,他转头看见床头柜上的电子钟显示:4:15。他掀起被子,才发现自己的右手有点发麻,用左手支撑着坐起来后,大脑开始运作起来。
是……梦?
黄少天长呼一口气,扶额。
居然做了这种梦欸,什么鬼?怎么会做这种无厘头的梦?还结婚?喻文州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黄少天你做梦都做这种的那么厉害你怎么不上天啊!!!(bushi
黄少天拿起旁边的手机打开一看,屏幕上显示喻文州给自己打过四通电话,最后还发了条短信:
少天,今天下午和晚上有空么?可以出来一下?
时间显示是2月10号的1:39.
等等、10号???
沃日!今天是10号啊!!!今天就是队长生日呢!
黄少天你惨了,队长生日你什么都没做,反而让人家反过来约你。
想着,黄少天就回了喻文州的短信:有空的有空的,队长啊你1点半发我短信呢,说好的早睡呢?
黄少天放下手机,正思索着喻文州约他出去做什么。
“黄少黄少黄少黄少……”黄少天的手机突然响了。哦忘了说,这个傻逼铃声是过年回家前喻文州帮黄少天set的,然而这个音频是上个月黄少天抢了卢瀚文的零食躲进房间里还把门给反锁了,卢瀚文在门外狂喊黄少时喻文州录下来的。
是喻文州的电话,黄少天连忙接通。
“队长?”
“少天^_^抱歉三个小时给你打电话不知道有没有打扰到你休息……”
“啊啊啊没有没有!没有打扰到我啦,我睡得正香呢!”
“嗯哼?”
“呃……”黄少天总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哪里不太对。
“少天?下午可以来我家么?或者,我去你那边接你?”
“呃…啊,不用啦我自己过去就好。哦对了……”黄少天终于想到了重要的事情,“队长,生日快乐!”
“收到^_^谢谢少天w我还有点事,先挂了,拜拜。”
“噢拜拜队长。”
挂了电话,黄少天爬到电脑前开机,继续玩了起来。



16:30.
黄少天套了一件深蓝色的羊绒卫衣,围了条格子围巾,换了蓝色牛仔裤,头上顶着黑色鸭舌帽,戴上墨镜就出门了。
黄少天坐在公共汽车上,偷偷观察着周围的人。车上的电视正播着过年后的荣耀职业战队比赛信息。眼尖的黄少天瞄了一眼就看见蓝雨与轮回的比赛预告,这次是蓝雨主场。
“蓝雨对轮回可有看头了,两队的王牌都厉害得不行。”
“轮回什么时候来广州啊,要不去机场蹲一下什么的……”
“上次比赛是蓝雨输了对吧?”
“是啊是啊……”
……
车上有一部分人开始热切地讨论。
黄少天回忆起上次输掉的比赛就十分不爽,“啧”地一声把头别去车窗前,用手把围巾掩高一点。
喻文州家离黄少天家并不算远,坐四站车再走一段路就到了。虽然两个人都是同城的而且黄少天早就听喻文州说过他住哪,但这还是黄少天第一次来喻文州家。喻文州住的是小区,来到小区的大门口黄少天就被保安截住了,过年期间太多人上门拜年保安总会看紧点,更何况黄少天说不出喻文州住哪栋哪层几号房。
黄少天只好站在门口打电话给喻文州。
“我现在就下来,少天等等我。”
“嗯,我等你。”
黄少天靠在墙上,看着来拜年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进进出出,才想起自己其实是两手空空而来的。
黄少天你在干什么?队长生日你敢什么都不送?

“少天?”
黄少天扭过头,看见自家队长披着黑色大衣正站在他右边。
“咳、队长,生日快乐。”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觉得自己空着手来很尴尬。
“嗯谢谢,之前少天不是说过了么?”喻文州笑了笑,和保安打了个招呼,拉着黄少天走进了小区。
“队长啊,那个、不好意思,今年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黄少天跟在后面说。
“没关系,少天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
“嗯?”黄少天一抬头就看见了喻文州脸上的【典型微笑】,“呃、队长带我去你家干什么?”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走进了一栋楼。“等下少天就知道了。”

喻文州住在14楼。电梯门一开,喻文州就拉着黄少天左拐右拐来到一扇棕色木门前,喻文州掏出钥匙打开门就进去了,黄少天则跟在后面,他隐约听到早已走进客厅的喻文州和别人说话的声音。
家里还有人?难道是队长的家人?!😱😱😱黄少天有点不知所措,小碎步挪着走进了客厅。
突然喻文州大步走过来,牵起黄少天的手将他拉到到沙发前。
“这就是少天,之前说过的。”喻文州笑得很从容,转过头看着黄少天,“少天,这是我父母。”听见这一句话,黄少天脸上写满了懵逼。虽然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公开,但由于两家之间时间凑不过来,两家人一直没有见面,都只是靠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传话而已。还真是见家长,喻文州你好歹提前打个招呼啊!你现在让我怎么办!穿成这样?!
坐在沙发上的妇人抬头看着黄少天琥珀色的双瞳,突然勾唇一笑:“你就是少天啊,我是文州妈妈,我家文州很喜欢你呢。”
黄少天不知所措地看了眼喻文州,心里想着豁出去了,稍微鞠了一躬:“阿姨好,初次见面,我……”
话还没说完就被文州妈妈打断了:“还叫阿姨?文州没跟你说,要叫伯母吗?”
黄少天顿时睁大了双眼,看了看喻文州,又看了看文州妈妈,哦不,是又看了看伯母。
“妈,是我之前没和少天说,不怪少天。少天,你有时间留下来吃饭么?”
“啊?我我倒是没什么事,只是今天是队长生日,我还没准备礼物……”
站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喻文州爸爸突然说话了:“既然都已经公布关系了,那就不是外人了吧?今天刚好是文州生日,想起来一直没见过你,就冒昧地让文州请你过来了,真是抱歉。”
黄少天看着眼前这个穿着西装的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半框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和喻文州还真的有点相像。
“呃啊,没有的事,是我一直没来拜访……”黄少天心里有点受宠若惊,毕竟自己和喻文州的关系除了自己身边的朋友和一些忠实老粉之外,并不被很多人认可,黄少天有点难以想象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喻文州的父母就这样接受了两人的关系。直到吃饭和吃喻文州的生日蛋糕时,黄少天坐在餐桌旁,整个人像是有点被吓傻的样子。

吃完蛋糕,黄少天就进了喻文州的房间玩。站在房间中央环视一周,喻文州的房间很整洁,书桌上的东西摆放得有理有序,床上的被子也叠得很整齐,和黄少天的房间比起来真的是……天囊之别。
黄少天和喻文州都坐在地上的长毛毯上。连上了喻文州家的Wi-Fi,黄少天的手机就响得不停,是卢瀚文在刷他的屏。

(以下是QQ聊天内容)
……
流云:黄少!
流云:黄少
流云:黄少!
流云:黄少天你在哪里!
流云:快回我!
流云:说好的pk呢?!!
流云:!!!
夜雨声烦:我在
夜雨声烦:干嘛干嘛,不好意思啊小卢,我下午不在家,现在身边没电脑,不能跟你玩了,等哪天再找个时间等本剑圣来虐你!hhhhh
流云:……

(与此同时,职业选手群里……👇)
21:01
流云:黄少!
流云:有没有人知道黄少在不在?!
君莫笑:话痨啊,你找他干嘛
风城烟雨:黄少天好像整个下午都没说话
沐雨橙风:根本连个泡都没冒
风城烟雨:不像他的作风啊
流云:黄少居然放我鸽子(抠鼻
索克萨尔:@流云 少天现在在我家
百花缭乱:……
君莫笑:……
一枪穿云:……
流云:……
王不留行:……
石不转:……
君莫笑:见家长啊?
鸾辂音尘:哇噗——



黄少天点进职业选手群,就看见了一大群人打着“……”


21:16
夜雨声烦:我去,叶修你怎么一猜就中
君莫笑:那当然,哥是谁
一叶之秋:……
夜雨声烦:今天队长生日,我就去吃个饭!吵什么吵,想念本剑圣就直说
百花缭乱:挖槽,眼要瞎掉了
沐雨橙风:不想
无浪:不想
一枪穿云:不想
君莫笑:不想
王不留行:不想
君莫笑:@索克萨尔 礼物过年前就寄给你了,收到没
索克萨尔:谢谢前辈^_^还没收到
沐雨橙风:……
王不留行:@索克萨尔 生日快乐,礼物迟点寄给你
一枪穿云:@索克萨尔 快乐,过完年……
无浪:小周的意思是祝喻文州生日快乐,礼物过完年后再寄给你~
索克萨尔:谢谢,不劳烦大家,礼物其实不用了
生灵灭:@索克萨尔 我过年前已经寄给你礼物了,有收到吗
索克萨尔:没有,肖队寄去哪了
生灵灭:你家……问黄少天要的地址
夜雨声烦:卧槽!我好像复制错地址给你了@生灵灭
夜雨声烦:Woccccc难怪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大箱东西,快递还不帮我送上来,要我自己下去搬,重死了,肖时钦你送的什么啊
索克萨尔:……
君莫笑:hhhhhhhh幸好哥寄去的是你们蓝雨聚乐部
百花缭乱:hhhhhhhh喜闻乐见
生灵灭:……再也信不过你风城烟雨:恍恍惚惚恍恍惚惚恍恍惚惚hhhhh
海无量:噗哈哈哈
……



喻文州的房间里,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队长对不起!不过,那箱东西我没拆,还在我房间里呢!真的!”
喻文州站起来,一步步向黄少天靠近:“我知道……”
黄少天的手机“啪”地一声掉在地上,此时喻文州的额头正抵着黄少天的额头。
“队、队长,干嘛?”
“生日礼物啊。”喻文州微微扬起嘴角,邪魅地笑了笑,右手搭在黄少天肩上,将他摁在地上。
“队长,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发地址一定会看清楚的,哦对了还有,我会准备你的礼物的,明天给你好不好……队长队长……”
“啵~”喻文州在黄少天脸上亲了一下。
“欸?”黄少天就这样看着喻文州在灯光下衬得有些深棕色的双瞳。
“都说了少天不用给我准备礼物了。”
“噢噢噢噢噢,好好好,那队长现在能让我起来了吗?”黄少天指了指被喻文州按住的肩膀。
“不可以。”
“……为什么欸……”
正当黄少天还在琢磨喻文州说的话时,喻文州就已经吻了下去。



(职业选手群)
21:23
君莫笑:话痨怎么又不说话了?
鸾辂音尘:喻文州也没说
百花缭乱:黄少天在喻文州家???
沐雨橙风:好像是的
一枪穿云:ʕ •ᴥ•ʔ
风城烟雨:@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
流云:@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
海无量:@索克萨尔
鸾辂音尘:不会是……
大漠孤烟:……
鸾辂音尘:……嘿嘿嘿了吧
百花缭乱:……哦……
一枪穿云:……
君莫笑:(笑而不语
无浪:小周,该去洗澡了
一枪穿云:好
王不留行:……
鸾辂音尘:这是第二队的节奏?
生灵灭:@鸾辂音尘 让你整理的资料弄完了吗
鸾辂音尘:队长,我现在就去弄!
流云:……


22:53
索克萨尔:^_^
君莫笑:……
风城烟雨:……
沐雨橙风:……
一寸灰:……
王不留行:……
小手冰凉:……
海无量:……
百花缭乱:哇!我的眼要被亮瞎了
风城烟雨:@百花缭乱 别破坏队形
索克萨尔:大家晚安。

End.




————————
祝:❤️喻文苏生日快乐🎂

其实是第一次写这么长!
然后看回来好像也没写了啥!Qaq
也就是坐公车的时候突然想到的
(看看就好 别太认真ˊ_>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