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漆 Sylvia

坐标妖都(蓝雨主场)✅
叫零漆的07
可能会发发图 大概是coser✅
偶尔吐吐写写文 无文笔可言✅
CP吃得杂,介意慎✅
无聊没事干时看看就好✅
❤️有幸遇到你,最珍贵的你❤️

【双鬼】归途

正♂副♂队♂同♂盟:

本篇by黑布林&口可


===============================


OOC严重 OOC严重OOC严重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后一句改自 飞鸟集


 


 


 


今年x市的第一场雪来得格外晚。


快过年了啊。李轩伸手接住一片雪花,看它在手心里落定,慢慢融化的同时,支吾着应对电话那头的父母:


“战队有事实在走不开……哎呀等忙过了一定会找个时间回家一趟的……衣服都有的是在冷室内也有空调……好好好您忙您忙我挂了啊!和妈也说声新年快乐!“


…总算是瞒过去了。挂断电话,李轩对着还是保持在通话界面上的手机叹了口气。


起身拍去衣服上的雪花,他移开一直盯着地面的视线抬头看向天空。灰色背景下飘落的雪花,显眼而又张扬,大团大团慢悠悠地落在地面,屋顶,树枝上。凡是目光所及之处,白是第一个撞进视线的颜色。不过时间长了,觉得这种颜色不再像初见时的那般惊讶,不习惯,反而成了一种不可缺失的存在。


心微动。这种感觉好像有点熟悉……李轩挠了挠头,就…就和吴羽策给他的感觉很相像。


 


李轩今年不回家过年,其实也是因为吴羽策。


他又叹了口气。这两个月以来叹气的次数可能比近两年加起来的还多。


这一切都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李轩是在那是觉得吴羽策不对劲。用李迅的话说“跟个吃了含笑半步癫似的,一天下来也不见副队笑一次”x市刚进入十一月份是并不算冷,但某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到自家副队穿着衬衣裹了围巾戴了手套坐那打荣耀,额头上满是汗。


这是要送自己上天么。李轩面色复杂的看着自家副队,训练结束后他敲响了吴羽策的房门。


重物落地的声音盖住了叩门声。李轩一惊,顾不上什么礼貌转动门把手开门冲进房间。


“阿策!” 吴羽策闻声愣了愣,似乎是在奇怪他为什么会那么轻易的进到房间。他呼出一口气摇头拒绝李轩伸过来的手,扶着床沿慢慢站起。


“帮我把门关一下,顺便锁了,谢谢。” 


李轩沉默会儿才拽上了门。他有些担忧的看向吴羽策,后者坐在床上低头整理着凌乱的围巾。


“…你没事吧?”


“脚软不注意摔了一跤而已。不碍事。”他整理完围巾后开始往下拉袖子:“有什么事么。”


“……”李轩继续沉默着盯着似乎是想把衣袖拉出烫完后效果的吴羽策,迟疑了下说:“也就想问问你那围巾和手套的事…”


“我冷。”


能先擦一擦你额头上的汗再说这两字么。他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叹了口气:“阿策,你没必要骗我的。”


“我没…”


“那你为什么不敢抬头看我?”李轩有些生气:“我们搭档了多少年,至少你情绪的波动我还是能察觉的,更何况…”


更何况对你的关心绝对超过了关心搭档的程度。他咽下了这句话,目光灼灼的盯着吴羽策。但对方也只是动作稍稍一顿,一个眼神都吝啬的不肯给他。


“吴羽策!”李轩气急。他迈步向前伸手想扳住这执拗的人的肩膀,让他看向自己,却在半空中被一巴掌拍开。


吴羽策觉得背后和手背火辣辣的。他抿着唇,眼睑垂下始终盯着地面。刚要收回手时,他被李轩一下抓住手腕,拎起衣袖就往上撩。


“你干…”吴羽策一瞬间就慌了神,猛地后拉手臂想挣脱开他的手。但慌张之下用力太猛,李轩为了迁就他只能松下劲儿,两人一同摔倒在床上,李轩支起了手臂,免得自己全部的重量让身下这人承担。


“什么……”吴羽策喃喃吐出二字说完了整句。此时他镇定的伪装全部破碎,印入李轩瞳孔的,是一个惊恐得像只发现自己被狐狸盯上的兔子般的青年。目光穿过青年的手臂,李轩看到了白色的床单。


吴羽策的手臂,只能隐隐的看出个轮廓,虽然还有血与肉的触感,但…是透明的。


“你……”李轩震惊了。在吴羽策拍开他手是他才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这么一来…李轩觉得不对的除了吴羽策外,还有整个世界。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有一会儿时间,吴羽策才回答。他调整情绪踢了踢李轩示意让对方先起来。李轩赶紧松开手一咕噜坐起,摸着鼻子左顾右言的。


脸应该没红吧…没红就好。他想。


空气似乎凝固了。尴尬一圈一圈在两人之间漾开,给房内增添了丝丝冷气。吴羽策坐在床边仍旧低着头拉袖子。从李轩这个角度正好能瞧见他那扑扇着的,稍稍过长的睫毛。


李轩很识相的不出声。他知道现在自家搭档在整理思考,自己需要做的,只有等待。房间内很安静。马路上的嘈杂穿过窗户入耳,李轩听着听着不禁有些烦躁。


“这种状况是从一个星期前开始的。”清冷的声音代替嘈杂,打破房内的安静。吴羽策两手平放在膝盖上,看样子是已经做出了决定。


“你请假的那天?”


“不,请假之前。”他很轻很轻的叹了口气:“后来身体不大舒服,才请了一天假。”


李轩愁眉。吴羽策是属于好强的那一类人,是小毛小病的话他会选择坚持。能让他请假的,远远超过“不大舒服”的程度了吧。


他总是那么逞强。李轩暗叹,可现在不是该逞强的时候啊…


“现在感觉怎样?”


“脚没点力气而已。”吴羽策想起自己摔了一跤的场景,还是把“还好”二字咽回,老实交代了。


“有去过医院吗?”


“……”


“…阿策?”


“这样能去医院?”吴羽策双手无意识的紧握,骨节泛白。李轩听到压得很低的声音说:“我查了很多资料,也找人问过,但…”


“但那些都没用。”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从克制不住的颤音中流露出来。吴羽策想起那个司机的眼神,自己那天忘带了手套,不小心让司机看见了“一个没有手臂链接”的手。司机吓得直接跳起,头撞到了车顶。他偷偷瞄了眼吴羽策,然后在他下车的一瞬间,就疾驰而去,后车门还是像张帆一样打开着。


吴羽策站在原地苦笑。那司机的目光像是看到一个怪物,惊诧,害怕,厌恶……让人浑身发凉。


如果某一天看向自己的都是这种目光…… 他打了个寒颤,连想象都会感到背后一阵凉意,要是真的发生呢?他不敢抬头看李轩,他很怕下一秒撞见的,是那种令自己背脊发凉的目光。


“要是继续这么下去…”


“会消失的吧。”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再度沉默。房间里恢复了先前的安静,空气有结成冰的趋势。吴羽策小心翼翼的斜了眼李轩,发现对方将身侧的床单抓得满是褶皱。


“阿策,你抬头。”虚空队长吐出非常坚定的五个字,砸在他身上,火燎燎的。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如战鼓般 “咚,咚,咚”。他肯定李轩已经决定,而这个决定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他决定将秘密交给李轩,是因为觉得对方不会让他失望。


他也不想让李轩否定。吴羽策缓缓抬起头,他觉得头有千斤重,每抬起一点,心跳就会剧烈一点。


直到,他撞进了一个漩涡,一个深邃,却意外平静的漩涡。


李轩搭上他的肩膀,没用多少力就将自家搭档搂进怀里,像安慰孩子般的环住了吴羽策。


“阿策,你记住,你不是怪物。”


“就算那一天全世界都把你当成怪物看,我还是会相信你。”


“所以,阿策,别怕。有我在。“


“我不会让你消失。”


吴羽策从开始的紧绷到慢慢安定下来,觉得是初冬的阳光萦绕在周身,带来一种温暖的感觉。他像猫一样将头埋在队长的臂弯,嗫嚅着最终也只说出一个字:


“好。”


 


时间飞逝。两个月过去,仍使毫无头绪。李轩查了大量的资料,但还是无获而归。大部分都是无厘头的扯淡和脑洞的产物。


说不定这个世界也是某个脑洞的产物。李轩满怀悲愤的拍了拍衣服上的雪花,刚转身抬脚,后背就被雪球击了个结实。


“……”他机械的回头,正好撇到身边一熊孩子冲着对面另一个做鬼脸吐舌头,一边嚷着你打不到我打不到我,一边往他那移两步。


感情自己被当成挡箭牌玩儿了啊。他呵呵一笑,往旁边挪了挪,看着这熊孩子完全暴露被扔了一头一脸的雪球。


向左走进巷子,出来向右拐过条马路,就到了合租的公寓。李轩掏出钥匙开门进了房间,见吴羽策倒在床上,四周物品散落一地。


“阿策!”


吴羽策睁开眼,瞅了瞅差点急得要冲上来的搭档,摇晃着支起身子:“没事,有点累躺了一会。”


“……”李轩看着脸色苍白的吴羽策,觉得心被揪了一下。他垂下头,闷声说:“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吴羽策倒是云淡风轻:“尽力了改变不了结果,那可能这真的是我的命。”


“我……”


“陪我去看场烟花吧,今晚。”他打断李轩的话,眼眸像是点上了星光。李轩差异的看向吴羽策,后者也是直勾勾的盯着他。两道视线在空中汇集,碰撞。


李轩懂了搭档的意思。这一天,总算是来了。


吴羽策淡然说,既然躲不过,干脆就去面对吧。


面对……你要让我亲眼见证你消失的全过程?!


阿策,你果真狠心。李轩的拳头紧了又松,半响才说:


“好。”


吴羽策嘴角扯了扯:“谢谢。”


李轩苦笑,摇摇头,脱力让自己脸朝下摔倒在床上。


也好,这样就能永远的把你刻在生命中了吧。


 


晚上八点,广场上人山人海。


吴羽策带着李轩走进一条小径,耳边喧闹声渐渐散去,最终被这二人甩在了身后。风呜鸣,吹在脸上生硬的疼。李轩看见白气伴随着偶尔的咳嗽,从身边的人的围巾里不停冒出。


“就这儿吧。”吴羽策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以前我常走这条路,它是最安静的。”


“挺好。”李轩干巴巴的接了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月来吴羽策的身体越来越差,走个楼梯都跟跑上来似的,很是吃力。透明化停止在了一个“苍白”的阶段,现在他整个人看上去像风中的一页纸,李轩时刻都在担心他会不会就这么被风吹走。


而现在,是风最大的时刻。


李轩沉默的听着自家搭档从家乡的气候说道战队的前景,他将队员一个一个分析过去,到李迅时,李轩看见副队微微勾起弧度的嘴角,笑得有些无奈。


烟花在空中炸开,在一瞬间像是一朵以星辰为点缀的花的绽放,即刻而来的凋零洒下晶亮的光点,就算是谢幕也毫不含糊。风带来远处的惊叫和赞叹,吴羽策抬起头,眼眸的闪亮程度几乎可以和烟花并论。他轻轻的说出一句话,钻进李轩儿里压过了四周的嘈杂。


他说:“真想和你们一起,拿个冠军。”


李轩抿唇。他有些颤抖的附上搭档的手,然后毫不犹豫的握紧。


“会的。”他低声。


吴羽策转头,烟花的光亮将他描绘得虚幻了几分。他看着李轩,弯起眉眼,露出李轩从未见过的,一个很温柔的笑。


“一直以来,谢谢。”


李轩瞪大了双眼,呆呆的保持着侧身这个动作。过了很久,在最后一朵烟花的光亮中,他一巴掌拍向了自己的额头。


白,在绿叶中悄无声息的消失,最后只剩下几颗水珠,顺着叶脉滚落砸向地面。


“啪嗒”


 


 


春假结束了。虚空所有队员在训练室集合,一眼望过去几乎都跟熊猫似的顶着俩黑眼圈。


李轩扶额,他拍了拍桌子说醒着点啊同志们,一个个都快枕着键盘睡着了你们晚上是做贼去了吗!


李迅顶着做贼的名号抬头喊冤,队长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为了战队形象和声誉怎么可能去做贼!我们是去捉贼了啊!


“不管是做贼还是捉贼。”一人推开了门,清冷的声音打散室内的欢脱:“在训练时睡着的话都别想逃过加训。”


李迅缩了缩脖子:“知道了副队——”


“你小子!”李轩瞪了他一眼:“今个儿案例请你们搓一顿,晚上给我好好休息明天训练有一个人睡着——”


“集体加训!” 话音未落,训练室里已经哀嚎一片。


他看向吴羽策,眼睛蹭的就亮了,简直像只看到主人金毛。


那日他浑浑噩噩的回到公寓后瘫在床上睡了过去。他觉得太累了,以至于次日醒来时看见身旁的吴羽策都以为是劳累过度出现的幻觉。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幻觉”睁开双眼,叫了声:


“李轩。”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吴羽策终于回来了。


虚空的副队长回来了。


他快步走到吴羽策身边,凑过去问:“阿策想吃什么?”


还是话音未落,训练室里改哀嚎为嘘声,队员们齐声“噫——”的表示了对自家队长的鄙视。李轩顺手给了最起劲的李迅一个脑瓜。


“火锅吧。”虚空副队笑了笑:“可以?”


“哪敢说不啊…”李迅说完迅速抱头:“队长我错了!”


李轩朝他翻了个白眼。


“身体还好?”


“没事了。”


“没事就好。” 两人相视一笑:“走吧?”


“走吧。”


有一颗星划破夜空,指导着并肩的两个人通过生命的黑暗。


 


————


虚空各位:队长你是不是忘了我们?!


 


END


谢谢看到最后的每一个人


 

评论

热度(29)

  1. 零漆 Sylvia正♂副♂队♂同♂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