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漆 Sylvia

坐标妖都(蓝雨主场)✅
叫零漆的07
可能会发发图 大概是coser✅
偶尔吐吐写写文 无文笔可言✅
CP吃得杂,介意慎✅
无聊没事干时看看就好✅
❤️有幸遇到你,最珍贵的你❤️

【江周江无差】年少有你

❤️

莫穹Mokiu:

-六六子基友生贺本《江》的约稿。




“咔嚓”一声,江波涛打开了抽屉,从书本与书本的夹缝间取出一张有点褶皱的照片。


照片上是五个神态各异的男孩,其中笑眯眯对着镜头的那个就是江波涛,而瞪大眼睛面露茫然的是周泽楷,互相掐着对方手臂保持狰狞微笑的是吴启和杜明,偷偷在杜明背后比兔耳朵的是吕泊远。


江波涛抚摸着略有些灰尘的照片,他的指尖擦过那个总是沉默寡言的少年的脸庞,露出一个微笑。却又在迷茫和未知的困顿情绪下蹙起了眉头。最后终于承认自己被打败了,少有的发呆起来……


 


四岁那年江波涛很荣幸地成为了一名小班生,按照班级惯例,和其他三个男孩分到了一个小组。


江波涛彷佛从小就很擅长调节气氛,在四双有些胆怯的眼神下大大方方介绍了自己。


第一次见面的小朋友往往是犹豫而紧张的,但好歹有了江波涛这个积极的带头“领导”,其他四人也渐渐放开,就像是突然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叽叽喳喳说起话来。


那时候还很小的江波涛默默记下:笑得很大声的叫吕泊远,说话手舞足蹈的叫杜明,一直抓杜明头发的叫吴启,不喜欢讲话的叫周泽楷。


吕泊远杜明吴启三个人打小是邻居,互穿尿布长大的,没多久就和江波涛熟悉起来,那边三个打打闹闹,江波涛就发现周泽楷还安安静静坐在旁边,也不参与他们的讲话,盯着桌上摆着的积木发呆。


“你不来玩吗?”江波涛问。


“啊……”周泽楷注意到江波涛是在跟自己说话,显得有些局促,张了张嘴,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江波涛耐心地等着,他记起来妈妈跟自己说过对人要有礼貌,不可以打断别人的话。所以他也就没有打断周泽楷的踌躇。


“我……”周泽楷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不喜……欢……”


“烦……”


当周泽楷吐出最后一个字,闭上嘴再也不说话以后,江波涛陷入了与他年纪不太符合的沉思。


因为他实在很难理解周泽楷的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他思考了很久,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只好又问了一句。


“你在说什么?”


周泽楷慌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锁定在江波涛的眼睛。


“太吵……不喜欢。”


哦——!江波涛好像有点明白了,周泽楷是在说他不喜欢太吵的意思吧,江波涛觉得自己有点了不起,在他看来能听懂周泽楷的话大概是一项非常不得了的能力。


“我知道了,你不喜欢吵闹对不对,你看,我能明白你的意思哦。”


那个时候,周泽楷略微有些惊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什么,然后缓缓点了点头,回了一句。


“对。”


 


那天以后江波涛就和周泽楷成了朋友,可能是性格的缘故,小组里面江波涛喜欢和安静的周泽楷待在一起,看着吕杜吴三个人吵吵嚷嚷。


江波涛现在回想起来已经不太记得当时是个什么心思,大概是把理解周泽楷当做了一个使命吧?因为不是很多人能够明白周泽楷的意思,而恰好江波涛是稍微能理解一点的,他便大约是把这个看成了一项他的使命。


这多么不一般!我可以明白周泽楷!我可以把他的话传达给你们!


四岁的,还有点幼稚的江波涛每天沉浸在沾沾自喜的小情绪中,慢慢和周泽楷熟悉,也更加了解他,试着去明白他的每一句,每一个动作意味着什么。


江波涛对此颇有些乐此不疲。


 


转眼三年过去,江波涛顺利进入了小学。


还未来得及学会对过去的留恋和不舍,当他踏入新教室,看到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庞时,他兴奋极了。


“周泽楷!你也在这个班啊!”


对方回给他一个微笑。


 


生活有条不紊地进行,小学的他们脸颊不再肉嘟嘟,胳膊和腿脚也渐渐伸长,早熟的小女孩已经学会了偷偷看“长的帅”的周泽楷了。


江波涛对于小女孩子们口中的“长得帅”不是太明白,什么才是“长得帅”?为什么周泽楷“长得帅”?吴启杜明算是“长得帅”吗?


江波涛回头看看周泽楷,乌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特别好看,鼻子很直,嘴巴……很薄?这个是说很薄吧?


这个就算是“长得帅”是吗?


接收到视线的周泽楷侧过头,对着江波涛咧了咧嘴,大眼睛笑成弯弯的……像月亮。


江波涛恍惚了一下,当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却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那个弯弯的月亮就住进了他的心湖中央,微微发光。


 


度过了手拉手上学的年纪,男生们渐渐开始知道,自己要学着做个真正的男人,就算做不了真正的男人也要开始像个小男人,上了初中的男孩子们,总会伴随着很大程度上性格的转变。


初二这年的周泽楷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羞涩,就算不太喜欢表达自己,也明白什么时候必须说,其实大多数时候,周泽楷都可以和别人正常交流,只是话比较少罢了。于是江波涛的任务已经没有小时候那么“繁重”,至少不是句句传达周泽楷的意思好让别人能懂。


就像是一直坚持做的事情有一天突然不需要你做了,那种已经习惯了的感觉突然就被抽离,让江波涛感觉心里有点空。


他们一点一点长大,到初三那年周泽楷已经算是他们班最高的几个男生之一了,江波涛有点讶异,周泽楷是什么时候长的?明明他们每天都在一起,为什么周泽楷好像一下子就窜了上去。


一下子窜上去的还有周泽楷的人气,女生们总算不再故作矜持,情书小礼物络绎不绝,每天周泽楷的桌肚里都是大堆大堆的新奇小玩意,为此,班里的男生经常调侃周泽楷,弄得他有点脸红。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脸上的红晕,再看看他手上捏着的情书,心里一荡一荡的,说不出来的滋味。


晚上放学时,他不像平常一样谈笑风生,反常的安静。


“你怎么了?”周泽楷问道。


“我也不知道,”江波涛看了看周泽楷,“我好像不喜欢看到你的那些情书。”


周泽楷有点迷惑:“为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啊。”江波涛怅然地望天,停下脚步。


周泽楷也停下了,和他并排抬头看着湛蓝色的天空。


良久,江波涛叹了口气,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我总觉得我能把所有事情解决,看来好像还是差了一点,不过你放心,我没什么事,要是知道了原因我也会告诉你的。”


周泽楷认真地看着对方的眼睛,点了点头。


“恩,好。”


 


高中是住校,他们顺利分到了一个寝室。


不可思议的是,六人寝室里居然碰到了一个吕泊远。


江波涛感叹着这个世界概率有点奇妙,然后选择了周泽楷的下铺。


“唉唉小江你知道吗!吴启和杜明谈恋爱了!”


“噗——”江波涛喷出了一口水。


太不雅观了,他想。


“对吧,你也超惊讶是不,我真是吓了一跳,这两个傻缺居然会脱团!”吕泊远张目结舌,“我跟你讲我当时就是这个表情!”


“这……男生和男生……还可以谈恋爱?”江波涛有些吐词困难。


“是啊,啊呀不是我说,小江这几年你是变老古董了吗?现在男男谈恋爱又不少见!我只是在惊讶这两个人居然会走到一起,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吴启老是揪杜明头发……”


后面吕泊远说了什么江波涛已经听不进去了,男男谈恋爱这个不小的心理冲击让江波涛有点萎靡不振,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萎靡不振些什么,只是视线不自觉就飘到了上铺。


突然上铺飘出一个脑袋,江波涛猛地收回视线,心里狂跳。


“吴启,杜明?”


“是啊是啊!”吕泊远看江波涛不太理会自己,马上转移阵地,跟周泽楷“噼里啪啦”就开始讲了起来,周泽楷饶有兴致地听着,一边从上铺爬下来,一边随意地坐在江波涛床上专注听讲。


江波涛的目光从周泽楷的后脑勺滑过笔直的后背,再到被做出褶皱的床单,感到自己脸有点烫,可是为什么?


他突然间有点害怕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有点慌张。


他耳旁时不时传来吕泊远脱口而出的“恋爱”“脱团”等字眼,眼前又闪过以前看过的周泽楷的无数个笑容,还有那些其他的神态,或者沉思,或者迷惑,或者烦恼,或者激动,然后胸膛一次又一次回暖,莫名的冲动撞得他不知所措,就好像一个封闭了很久的闸口突然打开,那汹涌的大水就铺天盖地地涌来,把江波涛整个人淹没,接收不知道从四面八方哪里来的激动。


江波涛伸出手,穿过空气中让他躁动的分子,穿过一个又一个不知名的漩涡,最终接触到周泽楷的后背,在指尖传来热度之前又像触电一般猛地收回。


周泽楷僵了一下,转头看向神色异常的江波涛,眼神里闪过一丝旁人读不懂的情绪。


“没事,刚刚看到一只虫……看错了。”


江波涛真是觉得这个借口很瞎,尽管如此,他还是说出口。


为了掩饰他那些难以启齿的心绪。


 


江波涛把水泼到自己脸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就算现在,心还在飞快跳动。


在接收了某一个不敢相信的事实后,他就好像豁然开朗,其实他一直是一个很容易适应的人,无论是环境还是其他什么。


其实他也再清楚不过自己突然顿悟的是怎么一回事,只是这个事实被他掩埋地太久太久,久到自己让它重见天日时,自己都好像从未见过它一样。


他觉得有些茫然。


 


周末回到家,他拿出那张幼儿园的照片,看着周泽楷那时青涩的脸,脑海里又浮现从四岁至今的一幕幕,他把那张照片小心地保存起来,关上抽屉时,他又开始微笑。


 


“小周,我有话想对你说。”


然后那天放学,他说。


“恩。”


“我想明白了,还记得初三的时候我说不明白的那件事吗?现在,我知道原因了。”江波涛笑了笑。


“恩。”周泽楷静静地看着他,这让江波涛想起了幼儿园时候的他,也是这样,不对,是从以前到现在,他一直是这样。


“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的,不单单是朋友间的喜欢,那天我听到泊远说杜明和吴启的事情,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我总觉得我是最了解你的,我没有发现我从一开始就想了解你的原因是什么,现在我知道了,因为我喜欢你,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江波涛说道。


“我能。”周泽楷上前一步,握住了江波涛的手。


“因为我也是。”


“喜欢你。”


回应周泽楷的是江波涛回握的手。


望向对方的眼里全是笑意,不用太过纠结就能明了彼此的心境,是因为陪伴多年的默契。


他和他在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里相遇,也在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里握紧对方的手,期间和之后,度过了无数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


这样,就很好。


 


幸好彼此的青春都没有错过,
我的年少有你,你的青春有我。


 


【完】



评论

热度(13)

  1. 零漆 Sylvia莫穹Mokiu 转载了此文字
    ❤️